_宁时

来日温酒

“让该死的人都死得像个英雄”

————残次品 priest

这片有毒的土开不出无毒的花

青鸟。



  王母娘娘身边总是徘徊着三只美丽的神鸟:鸢。但每次送信的鸟只有一只。就因为那是唯一一只不会化成人形的鸢。它的“姐妹”和它并没有血缘,都是被神明的光最初照耀的混沌所成,机缘巧合变成了鸢,更别说什么姐妹情深,实际上并没有交流,仅有美丽高贵地在天际飞翔,给俗世蝼蚁留下可望不可及的向往。


 于是它这只不会变人的鸢就成了常驻信使,没入山川河流就不见的青色变成了它的象征。“然后我,就被叫青鸟了!”面前的少女愤愤地踩着水,吓得水里的鱼全都聚集在池塘的边边角落。


  但是就算是蝼蚁,也有非常强大的力量:信仰。不会变成人形的鸢——青鸟起初并不知道高高在上睥睨天下的神为什么会在意这个东西,没有谁明说,但被他们口中的苍生抑或是蝼蚁所经常祭拜的神好像会有更多神去主动和他问好。青鸟只是一个神物,再怎么神都仅仅是一个物,能飞上高空告诉世间王母的存在而已。想和其他神明的交流明显是做梦,只能做到有神和王母寒暄时美丽的被抚摸对象。


所以青鸟巴掌大的的鸟脑袋只想到了去了解“蝼蚁”,了解“苍生”。地上的帝王也好,乞丐也罢,都有很多动作和表情,青鸟一开始很不习惯,但百年的浪拍过了,千年的风吹过了,它又觉得云端祥瑞上的神好像才更不真实。不过怎么叫神呢,是个神总不能是真实的吧,苍生又没见过。


“怎么想起来拜托王母变成女孩子的?你家王母不是雍容华贵韵味十足吗?”


“因为女孩子容易躲起来不被人发现,并且想吃人类的东西只要盯着人家不放就可以啦。”


我想起上次端着枇杷走过它面前的时候,那眼睛里的光是怎么做到那么闪的,你可是万年老家伙啊,心思这么单纯吗?


  它用少女的眼神看向我,甜甜地笑了,说:我送过的信可都是最真切的语言哦,不论是警告还是奉劝...我后来还送过充满了美妙的...荷什么东西...荷花萌之类的信呢!”(荷尔蒙)


  也许明亮的眼神不但属于无暇的孩子,还属于感受过世间万种情感后对下一秒仍然期待的个体吧。

观鸟。


  给我亲爱的栗子

“—————今天太阳真大”


  白发的老人喜欢鸟,不然人们也想不出理由为什么他每天都会出现在这里,并且留下一枚硬币。

 

 没人知道他的名字,传言他的名字是不能被提及的,但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也没有人细想过,谁又会去问。

 

 每天太阳升起又落下,鸟群集聚又飞散,坐在长椅上的衣着得体的老人好像从不在意是否要回家,有时会带着包装简单的香料放在一旁地上让人们自取,钱放在原来香料在的地方就好。香料的尾调没有确定说法,气质的夫人说想起了结婚时在的海岛,粉面的少女说想起了有暗恋对象的拐角,一位老管家则是觉得适合放在老爷的书房里,问起老人,他只是微微笑着摸了摸手臂上的鸟儿。


 “你想让我说你是在以此取乐还是在自欺欺人?”


  天有些冷了,虽然是早晨,可是公园里的树还是静静地在掉叶子。老人想着今晚回家后要不要重新感受一下壁炉灼热的温度。


“你看今天太阳真大啊,一起坐会?”没有人回答,于是他在等待下一个轮回。

中啾快乐

啾咪

银骑士。

   银色的骑士躺进了开满了紫罗兰的棺材里,手里抱着整片星空上最好的剑。要是在往常,他的部下肯定会很惊讶他居然没有抚平长披风就这样随意地躺了下去。


“您早。”黑衣的老人像是从金字塔的墙上下来的。大殿外面的轨道缓慢而有条不紊得流动着绚丽的光,像是碎裂的星星。但放在这一大片空虚的黑暗里,稍远点看去,也显得无不足道了。 


年轻英俊的骑士点头示意,默默调整姿势,直挺挺的躺着,闭上了眼睛。身边有站起来都看不到尽头的棺材,棺身上照耀着从有着浮雕壁画圆顶倾泻下来的金灿灿的光,像是来自人人口中传颂的天堂的光芒。


碎片的记忆“影像”消失了,只剩照着空气中飘动的灰尘的阳光。


“他好像很好,又好像很糟,可我想拥抱他”坐在书架上的女孩眨了眨琥珀色的眼睛。

旧神。

“我见过一个少女。”


他说。


“时间是是夜晚,天上有人类炸出来的彩色的花。空气里都是乱七八糟的味道,但是我走进了人群,很吵,很多人类在笑,手里也是彩色的食物。”


旧神皱了皱眉头,随后他又无所谓地笑了起来。


“抱歉才想起来是冬天,那时候有很多血液的温度,燃烧的温度,有人类,炭火,食物,差点忘了自己是踩着雪和泥土过去的。至于为什么会想起来过去,可能是寂寞太久了吧。”


“好好好,别这么看着我,我看见那个少女的时候,远处的天空是一片烟和不断炸开又散落的花。她就在街头跳了一支舞,身上的布的颜色在灯火中很好看。跳完了之后得到了很多人送的食物,笑得很傻很开心。脸上映着天上的光。”


我翻着他不知道多久之前写的遗书,想起他是那位在远古荒野兽骨中窥见真理的神。


“这一切都毫无意义。”


“可不是吗。”旧神看向窗外空空的天。

想知道这是哪位大佬的画
顺求原图
实在太好看了 也实在太高糊了